管理商铺 发布产品 发布求购 寻找商机
TOP
长江水源地整改大限将至 百余“硬茬”仍待解
[ 编辑:dhcmd | 时间:2017-07-28 09:55:23 | 浏览:62次 | 来源:网络 | 作者:dhcmd ]

2017年7月14日,在嘉陵江江北水厂取水点上游约300米处,停靠一艘水上消防趸船,这属于重庆市被通报的四个问题之一。(杨凯奇/图)

原标题:水源地整改大限将至,百余“硬茬”仍待解“不能拿长江开玩笑”

以中国西南角的云南普洱市思茅区菁门口水库为起点,到长江下游的上海市松江区松浦大桥,近2220公里的范围里,仍未完成的环保整改问题分布于40个地市,平均每100公里就有5个。

“一些同志因准备不充分或信息掌握不全,一时回答不清楚,只能笼统回应,甚至出现了矛盾的说法,头上开始冒汗,觉得‘年底才是完工时限,现在抓这么紧没有必要’。”

碧绿色的仁江河沿岸,“您已进入中桥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的路牌以内,在周围居民平房的衬托下,山坡上的遵义医学院康复医院特别显眼。

医院副院长任光阳清楚地记得,2017年4月25日晚,主要收治老年康复病人的医院一改往日的宁静,迎来了环保局的督查。“汇川区环保分局要求我们必须在25日晚11点前关闭污水处理站的排污口。那天晚上,我们提前了两小时完成整改。”

一年多来,因威胁饮用水源地安全而遭遇突击检查的,不只是这家医院。2016年5月起,环保部启动的“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执法专项行动”(以下简称“水源地专项行动”)已经涉及长江经济带11省份,累计排查上报环境违法问题490个。

根据环保部发布的行动通报,截至6月底,78.2%的问题点完成清理整治,但仍有107个环境违法问题尚未解决——以中国西南角的云南普洱市思茅区菁门口水库为起点,到长江下游的上海市松江区松浦大桥,近2220公里的范围里,仍未完成整改问题分布于40个地市,平均每100公里就有5个。

长江流域生产总值超过全国的40%,承载了巨大的经济体量。 一名地方环保系统人士坦言,任务一定要保质保量完成,但地方政府对环保的高度重视是这几年才开始的,要解决种种历史遗留问题,需要时间。

2017年底是整改“大限”。40个地方负责人亲自表态,各级环保系统加紧动员,整改方案“特事特办”。从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到中央环保督察组,压力层层传导至基层,水源地专项行动拉开了长江环保风暴的大幕。

“确保年底前完成整改”

为求得清净,遵义医学院康复医院选址偏僻,不想后来却被规划进水源地保护区内。医院此次被通报的问题是“建有食堂,洗涤中心,为医院洗涤床单、被套、手术服等”,由于医疗废水的高度敏感而受到各方关注。

任光阳让南方周末记者注意那块堵在医院排污口上的大石。“看到了吗?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封’字。”被关闭前,从这个排污口流出的污水将流进仁江河,从而汇入遵义人的主要饮用水源地之一:中桥水库。

遵义医学院的问题属于排污口——在上述通报列出的107个问题中位列第二,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发现,排名前六的分别为:违法违规建筑(28个)、排污口(27个)、交通穿越(14个)、农业面源(13个)、码头(11个)、工业企业(8个)。

这些问题与区域的经济发展阶段相匹配,农业面源问题在西南地区多发,工业企业问题则在江苏省出现较多。

在长江下游的南京,通报的3处问题均为夹江上的违法违规建筑问题,其中为2014年南京青奥会而建的青奥文化体育公园和夹江步行桥的违规情况最为引人注目。通报显示,夹江步行桥涉及环评未批先建。

南京市环保局生态处回复南方周末,步行桥环评一直未批,主要是因为步行桥处在城南水厂的一级水源保护区内,“已制定了在步行桥上游1280米处迁建城南水厂取水口,确保今年年底前,夹江步行桥和青奥文化体育公园处于调整后的水源地一级保护区以外。”

在通报中,浙江是唯一完成清理整治任务的省份。安徽、湖南、湖北三省完成比例分别达97%、86.3%和85.5%;其他7省份任务完成比例在25%-85%之间。

四川是全国遗留问题最多的省份,共计30个。其中四川的9个问题和重庆的4个问题都因“尚未启动整改”而受到特别点名。

“这4个问题,确实因为多种原因导致进度缓慢。我们已经向环保部书面报告了下一步的工作措施,督促相关责任单位务必完成年度整改任务。”一名重庆环保局人士向南方周末回应。

2017年7月14日,在嘉陵江江北水厂取水点上游约300米处,停靠着一艘长约30米的水上消防趸船。这艘趸船是通报中重庆市被列出的4个“未启动整改”问题之一,4个问题均属“码头”类。

按照2016年11月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主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船舶污染整治工作任务分解》,这艘船在2016年12月底前就应该被移出江北水厂饮用水源地保护区。

重庆交委书面回复南方周末,2016年未整治完成的整治任务,2017年继续推进落实。“整治工作正在稳妥有序推进中,预计年底完成相关任务。”

(梁淑怡/图)

博弈“谁搬”

水源地保护牵一发而动全身。长江保障了沿江4亿人生活和生产用水需求,还通过南水北调惠泽华北、苏北、山东半岛等广大地区。107个问题中,有82%属于有固定排放点的污染源,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势必威胁居民的饮用水安全。

2011年,长江无锡段窑港取水点上游一艘货轮发生苯乙烯泄漏事故,窑港取水点当即暂时停用,无锡、常州、江阴三地都进入高度戒备状态。窑港取水点也因有工业企业问题被此次通报点名。

根据水污染防治法,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一般划分为一级和二级保护区。一级保护区禁止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在各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都禁止设置排污口。

水源保护区已经划定,清理的思路看上去并不复杂,无非是谁该搬走:关停污染源、搬走建筑物,或是取消取水点。

根据南方周末搜索和采访,大部分的处理方式是污染源等搬走,为保护区让位。遵义医学院康复医院洗涤中心就已经搬到位于城区的遵义医学院本部。

虽然也有部分取水口布局已经过时,但取消取水点显得更为慎重。

“省环保厅对于这类方案非常谨慎。”遵义市环保局宣教中心主任张晔丹告诉南方周末,他们也考虑过一些关闭取水点的方案,但往往难以得到贵州省环保厅的批复。

处于重庆市黄沙溪水厂一级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内的建设码头,在“谁搬”的博弈中,是留下的那一个。

这是一家老牌兵工码头,历史可以追溯到1938年汉阳兵工厂西迁重庆,2008年经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批准同意改制成立,年吞吐能力可达300万吨。区政府最终选择了关闭附近黄沙溪水厂的取水点而非码头。

“黄沙溪水厂是一个很小的水厂,只能解决周围两万人级别的供水,在上游更大的和尚山水厂建成后,政府就考虑把它的取水点关闭,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关掉。”重庆建设港务公司副总经理赵阳运称,由于问题上报环保部,促使区政府下决心在2017年年底前关闭该取水点。

不过,大限将至,搬不动的,来不及搬的,还在做最后的博弈。

搬不动的问题点主要集中在几个领域:比水源地保护区更早存在的老国企、军工企业;公用设施,如重庆的消防趸船;问题单位隶属于另外的系统,如通报提到的重庆东渝水厂保护区内有一艘水文船,该船属于水利部长江委下设的长江上游水文局,给地方政府带来一定的沟通成本。

两艘船搬不搬,南方周末打听到的信息居然不统一,7月14日,重庆市交委回复南方周末,2艘趸船拟于年内完成搬迁。

遵义医学院康复医院位于中桥水库饮用水水源二级保护区以内,曾因医疗废水的高度敏感而受到各方关注。目前,医院洗涤中心已经搬迁。(杨凯奇/图)

“头上开始冒汗”

“九龙管水”的序列中,水源地管理属于环保部门的管辖范围,但仅靠环保部门一己之力难以完成。

“问题整改涉及方方面面,包括拆迁、征地、规划选址等等。环保部要求我们递方案,承诺整改期限,也是知道我们不可能一下子解决所有问题。”张晔丹向南方周末表示。

整改压力转嫁给了地方政府,成功案例还被通报表扬。

在“完成全部整改任务”的安徽芜湖,芜湖市二水厂因距离中石化油品码头不足150米,前后有5任市长致力于消除隐患,但均以失败告终。环保部就此问题专门致信安徽省、芜湖市两级政府,持续跟踪过问并督促其整改。最终,2017年4月25日,芜湖市市长带队重新选址,交通部门甚至调整了《芜湖港总体规划》,终于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安徽的前两天,油品码头被贴上了封条。

不少码头、企业都在划为水源地保护区之前就已设立,让先来者搬走是整改的大难题,芜湖的案例即属于此类。整改的成本有时也颇为高昂。遵义市海礁硫酸有限公司属排放危险污染物企业,为拆除这家企业,遵义市汇川区政府投入了3000万元。

“大多是一些‘硬骨头’‘硬茬子’。”2017年7月7日环保部召开的专项行动第五次会议上,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强调。这已经是近一个月内的第五次相关会议。

硬骨头继续交给了地方政府来啃。

负责整改推进的通常是市负责环保工作的副市长,第五次会议没有通知长江经济带所有地市,仅有未完成整改任务的40地市(区)政府负责人参加,并被要求针对各自工作逐一发言说明情况。

贵州省铜仁市有关负责人以自我批评为汇报开场:“我们感到十分惭愧,一定进一步强化组织安排,确保鹭鸶岩水厂和两河口水厂整改工作分别于今年7月底、9月底前完成。”遵义市有关负责人则准备充分,对当地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逐个剖析,拿出解决措施,排好时间节点,保证在年底前完成。

对于问题最多的四川省,7月下旬,翟青专程到四川宜宾、乐山等地调研。

针对调研中翟青的追问,在环保部随后的新闻通稿中如是描写:“一些同志因准备不充分或信息掌握不全,一时回答不清楚,只能笼统回应,甚至出现了矛盾的说法,头上开始冒汗,觉得‘年底才是完工时限,现在抓这么紧没有必要’。”

这样的细节,罕见于以往的环保部通稿。让与会者更感压力的是,翟青还准备请四川省12个城市分管市长共同组建一个微信工作群,专门用于清理整治的沟通。他请12城市分管市长每周五在群里通报进展情况,以“钉钉子精神”推动问题逐一解决。

绿色通道特事特办

在对各地政府排查整治工作的督查上,环保部采用联合执法、区域执法、交叉执法等方式,乃至动用了无人机、卫星遥感巡查等高科技手段。“头上冒汗”的地方政府也将压力转给了职能部门。

重庆市已由市政、交通委员会、环保局等不同部门牵头整改。前述重庆环保局人士记得,最近一个月内,重庆环保局以水源地专项行动为主题的会议就开了4次,相关主城区的政府一把手都要参会。“负责环保工作的重庆副市长陈绿平抓工作很实,一些区(政府)很怕他下来暗访。”

被要求整改的企业等也感到了进程的加速,此前地方政府与之商议的整改期限也提前了。

“最近环保局每周都会来人检查,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来了三次。”遵义医学院康复医院一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前不久,由遵义市环保宣教中心带队,一群记者涌入医院采访。

“记者们快到大门口了,我们才反应过来。他们进来以后也不说话,先拿着相机拍我们的污水处理系统。”为表明态度,医院在自建的污水处理厂前立了两块展板,密密麻麻的文字详尽展示了其整改的作为。

遵义精星航天电器公司此次被环保部通报称为“电镀企业,有危废和含重金属废水产生,生产废水经处理达标后外排”。公司的综合管理部部长柏建平向南方周末表示,“我们现在已经用卡车把生产、生活污水拉到环保局指定地点进行排放。”

柏建平透露,此前,精星航天电器公司报给区政府的计划是最快2018年8月份搬迁完毕,但区政府结合中央环保督察要求,把搬迁计划提前到2017年底。

时间紧迫——距离搬迁截止日不到半年,但精星航天的搬迁推进计划上显示,要搬去的新工业园区施工图设计直到7月10日才刚刚全部完成,后续建设的时限紧凑到按月计,精确到日。

时间,也是黄沙溪取水点关闭方案的难点。取水点关闭后,新的取水管廊建设需要一定周期——在南方周末获得的一项实施方案里,最迟的底线是2018年6月30日。

但这个“最迟底线”似乎也拖不下去了。为了确保整改在年底前通过环保部的验收,九龙坡区政府要求区环保局、交委、经信委、发改委等责任单位“要讲政治,顾大局”,并做好了两手准备:为确保如期完成管廊建设,要求区发改委“在工程手续上特事特办,对项目实行绿色通道管理”。

“对饮用水水源地保护问题,沿江11省市不要心存侥幸,环保部会一抓到底。”在2016年于重庆召开的水源地专项行动现场会上,翟青强调,“不能拿长江开玩笑,不能拿老百姓开玩笑。”

对于长江经济带11省份来说,完成水源地的整改仅是个开始。

在2017年7月17日环保部、发改委、水利部刚刚联合印发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中,制定水环境质量底线管理清单、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全面达到一级A排放标准、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应实现河面无大面积漂浮物,河岸无垃圾,无违法排污口……这些仅仅和水相关的任务又有不少,大限也都是2017年底。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