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商铺 发布产品 发布求购 寻找商机
TOP
那些落马的国企老总,都有怎样的“花样任性”?
[ 编辑:dhcmd | 时间:2017-07-04 10:51:44 | 浏览:158次 | 来源:网络 | 作者:dhcmd ]

原标题:那些落马的国企老总,都有怎样的“花样任性”?

国资委原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张喜武被立案审查后,很多人关注到对他的降级处分。与此前那些“断崖式降级”不同,张喜武仅降了一级,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这一处分初看起来,似乎颇有令人意外之处。

张喜武最重要的任职经历是在神华集团,从1995年入职神华到2014年调任国资委,他有近二十年时间都在神华集团这一煤炭行业的龙头央企。而恰恰是张喜武深耕多年的“大本营”,在他调任国资委之后的两年里连发腐败大案。神华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助理、神华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张文江,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安全监察局原主任师刘宝龙,神华能源公司原副总裁华泽桥等五名高管先后被查。

张喜武作为曾经的一把手,其下属这样大面积腐败,而对他的处罚仅降了一级,很多人可能觉得“轻了一点”。其实,这只能说明张喜武没有太大的经济问题,但其政治问题仍然相当严重。通报中指出张喜武违反了四项纪律,尤其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党内选举中搞拉票等非组织活动,打探巡视信息。在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当下,这种种“任性”都是难以宽宥的问题。看似他只被降了一级,但对于曾经的中候补来说,这样的处分堪称严厉。

就在张喜武被宣布审查六天前,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要求今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对为数众多的国企,要求其在半年内完成改制,凸显了改革的紧迫性。在有限的篇幅里,我们很难对国企做整体性的盘点,但如果以一把手为切入点,梳理一下这些国企“老虎”们的种种行状,就不难理解国企改革的紧迫性。

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国企高管,大部分留下的口碑都是能力很强、脾气很大、有浓厚的家长制作风。比如,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大学毕业后扎根油田基层十年,凭着自己的稳扎稳打在1992年成为默默奉献大学生的典型,还受到了时任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但当他身居高位后,任人唯亲、独断专横的一面就开始显露出来,被多名中石油员工举报。而一汽集团原掌门徐建一,曾两次在公开场合掌掴下属。原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当年在煤企当老总时,据说“骂副总像骂儿子”。他父亲生病,企业的一些处长在陈父病床前,“像见到自己亲爹一样痛哭流涕”。

这些国企高管除了确有一定工作能力外,其业绩也搭上了整体经济迅猛增长的顺风车。犹记得刚做记者那几年,国企的宣传材料里最突出的,都是优秀企业家如何带领企业做大做强。但在经济开始转型之后,规模成了负担,业绩表难看起来,优秀企业家们那些高瞻远瞩的战略仿佛一下子都失灵了。这种落差背后,其实意味着某些国企高管并没有转变自己的管理思维。当兼并做大不再能带来丰厚的利润、企业更多的要靠“内功”去拼市场时,他们原来的那三板斧就不灵了。

徐建一在入主一汽集团之初,曾投巨资打造一汽红旗汽车。他的想法是先拓展公务车市场,然后借势开拓民用车市场。这在追捧“政府专用”的社会氛围下,未必不是一条路子。然而,随着公务车改革启动,中央严格规范政府采购公务用车,需求大幅减少。徐建一脱离市场需求的经营策略遭遇惨败。

原中石油董事长、党组书记、后晋升国资委主任的蒋洁敏,是周永康“石油帮”的骨干力量。正如人们后来所知,周永康提拔蒋洁敏的同时,在暗地里搞“非组织政治活动”。蒋洁敏担任青海副省长后,曾放言“生进中南海,死入八宝山”。陈雪枫在担任河南煤化集团一把手时,为了谋求河南副省长的职务,划拨几千万企业经费为自己大造舆论,一时间河南的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煤化集团的广告。而他如愿获任后,分管的又是工业,继续在更高的职位上谋利。这种利用经济资源优势,进而谋求更高权力的做法,对政治生态也带来了严重的破坏。

中央深改组通过的《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虽然还未公布全文,但其宗旨已经明确,就是推进“公司制”改制。不断剥离国企的行政色彩,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尊重董事会在企业重大决策中的决定作用。这样的改革不但能杜绝国企一把手的家长制作风,对遏制腐败增量无疑也是有好处的。

(文/于永杰)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